本站首页联系我们农网主站
首 页 | 中心概况  | 党建工作  | 三农政策  | 科研成果  | 固定观察点  | 梯队建设
当前位置:科研成果 
黑龙江省创新农村金融产品的对策研究
    2018-06-27

黑龙江省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杨帆

长期以来农村金融市场信贷供给不足是一种常态,也是制约农业发展的突出问题之一。从农村金融改革的长期实践来看,扭转这一局面的根本出路是推进农村金融的市场化改革。近年来,我国新一轮的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在资本准入、利率管制、监管方式等方面都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资金配置的市场因素明显增加,更多的引入了竞争机制,为农村金融发展创造了宽松环境和广阔空间。农村金融机构也正在回归服务的本质,不断提升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水平以满足农户的实际信贷需求,将是下一步农村金融发展的关键。

1 制约农户借贷的外部因素分析

在对黑龙江省讷河县、泰来县、巴彦县的三个自然村、300户农户的随机调查结果来看,农村金融机构的产品和服务中的诸多因素制约了农户借贷。在对农户借贷需求的调查中,对农户未能从正规农村金融机构贷到款,或是有资金需求却未选择从正规农村金融机构贷款的原因进行了合并分析。我们设置了农户反映的制约贷款的七项主要因素,每份问卷每项因素积一分,最后量化分析的结果制约农户借贷的因素所占比例依次是:没有人员关系的占33%;利率太高的占21%;无抵押担保的占20%;贷款额度太小的占10%;手续繁琐、附加条件多的占7%;贷款期限短的占6%;距离太远的占3%。

 

1 制约农户信贷的主要因素

缺乏抵押物是农户不能获得农业贷款的首要原因。抵押物是农户从农村金融机构获得农业贷款(不包括信用贷款)的必要条件之一,有38.2%的农户贷款申请被拒是由于缺乏抵押物。农户普遍缺乏抵押物,农民最大的可支配财产是土地和房产,但土地归国家或集体所有,农民对土地没有所有权,只有经营权。我国《担保法》、《物权法》明确规定,耕地等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抵押。从实际业务操作上来看,即使有了完整的产权,农村土地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也不是好的抵押品,因为一块土地对银行来说并不具有多大价值。房屋作为抵押物对于银行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农村住房也没有房产证,而且农户的房屋是农民的生活资料,不利于抵押物的实现。

资金成本偏高抑制了对正规金融机构资金的需求。信用社的平均利率在10%以上,远远高于其他银行业金融机构,甚至还高于民间贷款的利率。同时,相当部分地区农信社要求农户先入股再贷款,除了支付正常的利息以外,还要扣缴5%-10%的股金,实际上增加了借贷的资金成本。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的利率则更高,超过了农户从事农业经营所能承受的资金成本和心理预期。通过调查,农户较为认可的利率水平低于8%的占25%,8%-10%的占30%,10%-15%的占35%,高于15%的占10%。

1 农户对利率认可度

认可的年利率

<8%

8%-10%

10%-15%

>15%

农户所占比例

25%

30%

35%

10%

贷款的额度不能满足农户需要,农村金融机构处于风险控制的原因,对于单笔农户贷款的规模实行严格的控制,采取一刀切的办法,实际放贷水平往往满足不了农户实际需要。贷款的产品结构也不尽合理,增加了农户借贷资金的流动性风险,农户借贷的期限大部分都是10-12个月,农户的生产周期和用款周期现在越来越长,原来的贷款期限在规定期限内很难偿还,如果展期就又增加了农户的借贷成本,甚至造成资金最后无法顺利收回。另外,农户借贷的时间成本等隐性成本也很高,贷款手续繁琐,从农户信贷额度的申请、审批,到贷款时的手续等,都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和比较复杂的过程,大多数农户觉得麻烦,农户对信用社贷款详细过程不是很了解,农户的文化水平有限两者难以对接,很多农户在申请贷款后,办理时间较长,贻误了最佳生产经营时机。以上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中存在的问题,都反映出了当前农村金融产品设计和服务上存在的缺陷,也反映出了农村金融机构在金融产品技术、服务理念和管理上的不成熟,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

2农村金融产品创新

 

2 农村金融产品创新路径

    黑龙江省农村金融产品创新,要在现代金融和农村金融理论的指导下,立足于全省农村金融体系建设现有,结合当前农户借贷情况和特点,根据影响和制约农户借贷的外部因素,充分借鉴国内外农村金融发展的成功范例和先进经验,开发出真正适合黑龙江农业和农村经济实际,能够解决农村金融服务中存在的实际问题,为全省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力支撑的金融产品。

2.1建设农村金融信用体系

农户贷款难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缺少抵押物,农户信贷信用问题的解决主要要从信用评级、信用增级、创新抵押物三方面入手[1]。一是信用评级。以户为单位,在当地设立“信用工程建设领导组”,由政府主导、信用社主办。信用户建设可以推广到信用村、信用乡(镇)建设,直至整个农村金融市场信用工程建设。对信用户的考察除了以往信用记录和还款能力以外个人品行和口碑也是重要考察依据,信用工程建设与农村道德、文化、民主建设息息相关。二是信用增级。大力发展联保贷款,发展财政或担保公司提供担保的贷款,积极发展农业保险。三是创新抵押物。在坚持合法性、易售性、稳定性、易测性原则下,积极探索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和宅基地使用权抵押贷款;林权抵押贷款;浅海滩涂经营权抵押贷款;大型农机具、农副产品、商铺等财产抵押贷款;农业订单抵押贷款。

2.2完善农户信贷定价机制

建立科学的定价体系,包括完善的定价管理体系、科学的定价流程和定价方法,真正体现借贷资金的时间价值和供求状况,实现利率定价的市场化,以及不同借贷风险的差别定价,从根本上解决借贷难和农村金融机构效益差的问题[2]。一是要建立完善的定价管理体系。健全贷款利率定价管理部门和岗位;加强内部协调与沟通,形成各负其责通力合作的贷款利率定价运行机制;健全贷款利率定价的监督制约机制;健全利率风险的预警机制。二是要完善贷款利率的科学定价。要制定符合当地实际特点,有差别的贷款利率定价操作实施细则;科学合理地对贷款利率定价指标进行测算;贷款利率定价实行“分级授权,逐级审批”的制度。三是创新贷款利率定价方式。 如优惠利率加风险方式,成本加总式和成本收益式。同时,还可对市场和客户进行细分,并根据客户需要,适时推出创新型、竞争型的“利率套餐”。

2.3创新农户信贷产品设计

从农户的实际需要入手,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尽量放宽各种限制。一是适当宽松的贷款额度,积极稳妥的逐步提高授信额度,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一般农户贷款可逐步提高到3-5万元,对信用等级高的农户最高授信额度可提高到10万元,并为规模经营农户开办30万元以下大额农贷业务。二是贴近实际的贷款期限,根据实际情况,对农业贷款期限进行适当放宽,根据贷款用途、生产经营周期和综合还款能力合理确定。三是灵活多样的还款方式,更加灵活的还款方式可以方便农户还贷、降低借贷成本,同时也可以降低金融机构的贷款风险。

3农村金融服务方式创新

服务方式的创新同产品创新一样,也是要结合当前农户借贷情况和特点,根据影响和制约农户借贷的外部因素,提出解决农村金融服务中存在的实际问题的方法。

 

3 农村金融服务方式创新路径

3.1信贷流程再造

对农户借贷业务、部门、服务人员进行统筹管理,以实现资源、成本、信息、业务、职能的集约化[3]。一是对业务流程进行重组,打破条块分割、实现审批的模块化。现行的作业流程是直线连续式的,一个步骤没完成就不能进行下一个步骤,一个职能部门的工作未结束,下一个职能部门的工作就不能开始。二是简化办贷步骤,删减重复环节,实现信贷业务流程间逻辑关系合理化。三是重组信贷机构,实现扁平化、直通式管理。对信贷机构进行科学的设置,压缩管理环节,缩短管理半径,实现扁平化、直通式管理。对实体机构虚拟化,保证信贷活动的业务流、资金流和信息流通过网络系统传递,降低信贷活动成本,提高信贷服务的效率和效益。四是创设标准化业务操作平台,完善专业化分工、实现信贷业务集中处理和控制操作风险。创设信贷业务操作中心, 将原有分散在不同部门、不同环节的部分标准化信贷业务集中在一个平台横向依次处理。五是加强信息技术开发利用,实现信贷业务集约经营。六是将信贷经营风险责任细化到业务流程的每个环节和每个岗位。

3.2支付手段创新

当前农村经济发展基础和城乡一体化建设为农村金融支付手段和网点的现代化提供了可能。现代金融的基本特征之一是支付手段的信息化,而农村信用社长期发展滞后,支付手段落后导致农村结算渠道不畅、农民资金结算不便、农民走向市场存在资金流动性障碍。根据农村金融发展需要,应加快农村金融机构信息化建设,建立开通覆盖所有网点的核心业务系统,适时推出ATM、转账电话、电子银行等现代服务和产品,开通同城清算系统、现代支付系统、农民工银行卡等特色服务,使广大农民充分享受到与城市居民同等的现代金融服务,真正实现“一卡在手、汇通天下”,走出一条以信息化推进城乡金融一体化的新路子。在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金融网点建设相对薄弱的地区,可以推广农户贷款“大篷车”,开办“背包银行”、“送贷下乡”等业务,方便农户办理贷款。无论采取何种形式,都是以方便农户为前提,是农户贷款的“绿色通道”。

3.3金融网点建设

当前农村金融网点建设有明显退步的趋势,农村金融机构出于成本的考虑减少了一些基层网点和代办点。要加强农村网点建设,就要有效的降低网点经营成本,提高网点效率,其中一个有效办法就是大力开展“一站式”服务,使客户在一个地方就能得到全面服务。

可以在各乡镇成立规范化的金融服务中心,设立金融服务和信用担保两大服务区,金融服务区开设农行、邮储银行、农村信用联社、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资金互助社等金融服务窗口;信用担保区开设各担保公司、农村“五权”交易窗口。在开展贷款业务的同时,整合农村保险、证券、期货、土地流转、物流交易,使之成为农村资金、资本、产权交易的中心,发展一站式农村金融服务平台,有效降低交易成本。

[1]董晓林,吴昌景. 四大担保模式化解农民贷款难题[J]. 农业经济问题, 2008, (09) .

[2]陈鹏,刘锡良. 当前农村金融利率机制是有效的吗[J]. 中国农村经济, 2009, (11) .

[3]杨谷芳. 试论国内商业银行信贷业务流程再造[J]. 南方金融, 2005, (10) .

发表于《调查研究》2018年第1期

作者介绍:杨帆,男,出生于1982年,研究方向:农村金融、农村政策研究

  

相关文档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农村发展研究中心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宣信街15号  信息维护入口

电话:0451-83028123  邮编:150000